深圳桑拿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484|回复: 0

【第二十七章】他们也明白了一点,那就是,今后,绝对不能为了巴着方姨娘得罪小姐

[复制链接]

499

主题

499

帖子

1679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1679
发表于 2017-4-12 12:55:1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方姨娘离开之后,院子里或站着或跪着的下人一个个噤若寒蝉,大气也不敢出,整个漓心小院,安静的可以听到揼骨喝茶时那杯盖扣在杯盏上的声音。

“秋波,你去父亲那里一趟,将今天发生的事情一五一十全部都告诉父亲。”

揼骨淡淡的命令道,她可不想给方姨娘那厚脸皮的女人恶人先告状的机会,她倒不是怕方姨娘歪曲事实真相说自己坏话,而是不愿意麻烦,方姨娘不过是相府的一个小妾,就算现在掌管了相府中馈,但论身份,她哪能比得上自己尊贵?她现在有求于自己,明面上肯定不敢苛待她的,闹翻了也就闹翻了,但是苏博然,她还要在相府生活呢,现在还不是撕破脸皮的时候。

“你是个聪慧机灵的,实话实说,应该不用我教吧。”

两边讨好都不得罪,这秋波想的到挺美。

“是。”

秋波跪地领命,态度比起之前,不知恭敬了多少倍。

“去吧,将事情的原委告诉父亲之后就回来。”

苏博然的反应,不在她需要考虑和在意的范围,他别揪着找自己麻烦就行。

秋波才离开没多久,流朱就回来了。

“小姐,您没什么事吧?”

方姨娘是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流朱担心自家小姐像以前那样被骗,她抓了药,匆匆就回来了,刚进院子,就看到揼骨的房门外,下人们或跪着或站在两边,一副等候发落的模样,流朱看着,心头十分开心,小姐仁慈不与他们计较,他们还真当小姐好欺负啊,看这些奴才今后还敢掂不清重量,对小姐不敬!

“我能有什么事?整个相府,谁敢让我有什么事?”

揼骨的口气淡淡的,轻柔的就像是与人闲话家常,却让那些院子里的下人浑身一颤。

“夫人和少爷的孝期将至,老夫人又一直在老家,相爷忙于朝政,公务繁忙,根本就没有时间管理内宅的事情,这些年,相府的事情都是方姨娘在打理,相府大大小小的事情繁杂,方姨娘难免有疏漏的地方,但她对小姐一直都视如己出,小心照顾着的。”

自从三年前,夫人和大少爷过世之后,整个相府便有方姨娘把持,而小姐则成了没娘爱,爹不疼的孩子,有定国公府撑腰又怎么样,半点不会察言观色,甚至连好话坏话都分不清,以前,秋水秋禾几个丫鬟一个唱红脸一个唱白脸,嘲讽戏弄的话没少说,事后再讲个笑话或者找些新鲜的玩意哄哄,这个事情也就过去了,而且还能去方姨娘那领赏。

方姨娘今天在小姐这吃了闷亏,若是她能像以前那样戏弄小姐一番,或者让小姐主动和方姨娘认错,冰释前嫌,今后方姨娘那里岂会少了她的好处?

就在秋水做着这样黄粱美梦的时候,苏心漓清冷的声音在房间响起,毫不客气的打断了她的美梦,“来人,拖出去掌嘴四十,即可执行!”

秋水懵了,抬头不敢置信的看向揼骨,“小姐!”

揼骨看都没看她一眼,一旁的流朱看向底下那些还在张望的婆子们,“愣着干什么,小姐的话都不听,还是你们觉得堂堂相府唯一的嫡出小姐,连教训一名恶奴的权利都没有?一个个都这样轻视主子,活该被发卖了!”

就像流朱说的,揼骨作为相府唯一的嫡出,自然有教训他们的权利,但这些年,方姨娘掌家,而方姨娘的那些手段和揼骨的软弱妥协早让他们养成了以方姨娘为尊的习惯,虽说揼骨发了几次威让他们心里有所忌惮,但暂时还越不过方姨娘去,这秋水虽然是小姐的丫鬟,却是方姨娘的人,有道是打狗也要看主人,他们要动手,自然有些犹豫踟蹰的,不过一听到发卖两个字眼,他们立马就觉醒了,恭敬的道了声,“是!”进屋就去拽秋水。

谁有他们的卖身契,谁就是他们的主子,更何况,小姐手上还有他们家人的卖身契呢,这要得罪了小姐,一家子都得完蛋了。

方姨娘手段狠辣是没错,但在小姐跟前还不是得伏低做小?

“小姐,奴婢做错什么了吗?您为什么要打我?”

秋水被几个粗使婆子扣着,根本就动弹不得,想到那些婆子们粗粝的手掌扇在脸上的疼痛,顿时害怕心慌起来,“小姐,你不能打我,我是方姨娘的人!”

这叫嚣的声音,在揼骨听来,实在是聒噪的很,她挥了挥手,“嘴巴堵上!”

方姨娘的人她就不能动了?她打的就是她的人。

那几个婆子一听,立马从兜里取出随时都备着的破布,塞进秋水的嘴巴。

“第一,我的母亲就只有一个,那就是相府的夫人,她不过只是个姨娘,有什么资格对我视如己出。”

“你身为丫鬟,主子没让你开口你擅自开口,而且还议论主子的是非,这是其二。”

“第三,方姨娘她身为小妾,替父亲分忧,那是她的本分,要觉得荣幸,这不是功劳,出了纰漏,那就是她处事不当,辜负了父亲对她的信任和期望,她现在正因为这事后悔自责懊恼呢,你这样说,分明就是污蔑方姨娘!”

“第四,方姨娘只是个姨娘,而你,是相府的丫鬟,我和父亲才是你们的主子,且不要说你今日本就犯了错,便是什么都没有,我打你便就打了,就算是要了你的命,那又如何?只是你们虽然是奴才,可也是人,我不愿意罔顾性命罢了,不过我看,掌嘴四十太轻了,再加四十大板。”

动辄打骂奴才,甚至是让奴才去死,那也是主子的权利,她要让这些奴才明白,她不但能打她,而且随时都能要了她们的小命。

就秋水这身板,四十大板下来,就算不死估计也去了大半条命了,不过就小姐刚刚细数的那一宗宗罪,这处罚,小姐已经手下留情了。

秋水想要求饶,但是嘴巴被堵住,根本就无法开口,只能发出一些人根本就听不懂的话。

那婆子一开始还念着秋水是方姨娘的人手下放水了,可一听揼骨的那些话,顿时就不敢留情了,才几下,秋水的脸就肿了,嘴角都流血了,苏心漓只是看着,神情依旧是淡淡的,她转过身,端着茶细细的品着,轻笑着说道,“谁还是方姨娘的人,站出来,一次让我听个响!”

揼骨说完,猛地将手中的茶杯砸在地上,瓷片四溅,整个院子里也飘散出了淡淡的茶香。

前世,相府的不少丫鬟都用秋水这种口气和她说话,打一巴掌,再赏颗甜枣,她当时并不在意,只觉得他们心直口快,并没有恶意,流朱偶尔气不过会怒斥他们几句,她当时还觉得她不体谅丫鬟的艰辛,直到这一世她这才明白,这些人是在嘲笑羞辱她,根本就没把她当成这个家的主子小姐。

粗使婆子刚打了秋水四十巴掌,拖着脸肿似馒头还满是血迹的她出了门,没一会,外面就传来了木板打在身体上的噗噗声,院子里所有的丫鬟和婆子互相对望了一眼,眼中闪过惊慌与失措,还有庆幸,都打成了这样了,看的他们都心惊,小姐居然只轻描淡写的说听个响,是谁说小姐懦弱胆小的?幸好,他们没有做这出头鸟,否则,倒霉的就是他们了。

不过,今日的事情之后,他们也明白了一点,那就是,今后,绝对不能为了巴着方姨娘得罪小姐。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深圳桑拿网.  

GMT+8, 2017-8-20 00:44 , Processed in 0.038737 second(s), 2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