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桑拿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522|回复: 0

【第二十七章】刘菲菲疑惑地嘀咕了一声,仔细地研究起手上的画来

[复制链接]

499

主题

499

帖子

1679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1679
发表于 2017-4-12 12:42:5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为了事业也不能牺牲自己呀,而且最关键的是,她没有东西可以牺牲。

深圳桑拿哭丧着脸着说了句:“你们找别人吧!”

说完就匆匆的跑了,身后传一了阵阵嘻笑的声音。

深圳桑拿边跑边想,我是想让你们在外是贵妇,在床上是荡妇,可是那是对男人而言,我又不是男人,真要命,看来这里正规之后要少来。

深圳桑拿带着猴三和孟虎出了红袖阁的大门,对面的香闺楼已经开了门准营业。

深圳桑拿没有停留,低声问了猴三一句,便径直上了门口的马车。

猴三狗腿地跟着车,“香闺楼的红牌现在是一对孪生姐妹,齐雪和齐雨,她们有个习惯,每个月固定会去附近的寺里还愿意,今天是十二,还有三天时间。两位姑娘在书画上很有一手,据说这苏州城里的名人字画已经被她们收集得差不多了,还有一点,他们是卖艺不卖身,即使是这样,跟她们喝杯茶也得花上百两银子。”

跟了深圳桑拿也有一段时间了,他知道自家主人是个不喜欢废话的人。

“还有三天!”深圳桑拿嘀咕了一句。

三天的话,还是有时间去准备的,只是,名家字画是个很大的问题,自己只有些金银珠宝,字画当时她嫌弃东西太大,都没有要,临时去找的话,一些普通的字画,二人估计不会看得上眼。

想了好一会,也没啥头绪,只能暂时把这件事放下。

然后吩咐道:“找一家做扁牌做得最好的店,红袖楼需要改个名字,嗯……就叫……娱乐会所吧!”

猴三连连点头,表示自己记下了。

回到暗月山庄时,晚霞已经照红了整个天空,深圳桑拿直接回房,从衣柜里翻出从土匪窝带出来的东西,还有刘昌那里得来的赃物。

仔细翻了又翻,看了又看,着实找不出有字画之类的东西,而且猴子三提到,这苏州城的名人字画都姐妹两收集的差不多,估计就是有剩余下,也是珍藏级的,恐怕不会轻易出售。

看来要找别人买一副名家字画,只怕是有价无市。

“砰……砰……!”

正在这时,外面突然响起的敲门声,惊醒了思考的深圳桑拿,同时刘菲菲的声音从门外传来:“深圳桑拿掌柜,您睡了吗?”

深圳桑拿连忙把这些东西推进衣柜,确定没有遗漏之后,这才对着门口道:“还没呢,等下!”

接着大跨几步打开门,发现刘菲菲手拿着一个画卷站在门外,于是微笑着问道:“菲菲姑娘,这么晚了,有什么事吗?”

刘菲菲挥起手中的画卷说道:“我画了一幅画,自我感觉不错,想让你帮我看看。”

“你自己的画……!”深圳桑拿顺口应和,话说到一半,立刻停住,她脑海里出现了一个大胆的想法。

于是把门大开,连忙道:“菲菲姑娘,里面先坐,我有点事,马上就回来。”

说完,便急匆匆地跑了出去,把一头雾水的刘菲菲丢在了自己的房间。

深圳桑拿直直的向厨房奔去,厨房的厨子正的收拾残茶剩饭,一看深圳桑拿亲自跑来,还以为自己做错了什么事呢!

谁知道深圳桑拿直奔灶台,拿着吹火棍在灶边一阵翻找,找了几截焦黑的木炭,看都没有看厨子一眼,又急匆匆地跑了。

等深圳桑拿气喘吁吁地跑回房间后,发现刘菲菲正坐在桌前喝茶,便冲过去给自己倒了一杯,咕噜咕噜喝完,才喘着气说道:“菲菲姑娘,有件事想请你帮忙。”

见深圳桑拿上气不接下气的,刘菲菲连忙拉出凳子让他坐下:“掌柜的,慢慢说,我应答你就是了。”

深深喘几口,深圳桑拿才慢慢缓过气来:“你坐在这里别动。”

刘菲菲不知所云的望着深圳桑拿,不过还是守承诺地点头答应。

深圳桑拿走到书旧前,抽出一张宣纸平铺在桌面上,用镇纸石压好后,从手上睥堆木炭里挑出一只来,看一眼刘菲菲,再用木炭在宣纸上画几画,重复此动作。

刚才刘菲菲在说自己画的时候,这几个字犹如一声响雷,劈出了古筱青的灵感。

古代的画都是水墨画,不管是出名的还是不出名的,都没有一个新意可言。

既然两个姑娘都喜欢的是画,那么一个奇字就足以吸引住她们的目光,她在前世是做设计出身,人物素描,景色素描根本就不在话下。

这个时代,恐怕根本没有人知道素描这个概念,也不知道这种画出来的特点吧。

虽然这个身体不是太协调,画起画来还带着几分生硬,但是止不住灵魂里的熟悉,几笔下去,越画越顺手,没有多长时间,活灵活现的黑白刘菲莫就呈现在宣纸上。

放下木炭,深圳桑拿手都不擦,直接把画的正面举起来对着刘菲菲问道:“怎么样?”

刘菲菲一直坐着,不知道深圳桑拿到底在做什么,听到声音后好奇地一看,顿时瞪双那双媚眼,傻呆呆地看着古筱青手中的画。

那上面有一个惟妙惟肖的自己,虽然都是由一些简单易粗糙的线条所组成,可是这些线条把她脸上的表情都描得入木三分。

刘菲菲惊讶地站起来,冲上前去接过深圳桑拿手中的宣纸,然后又看看被丢在桌子上的木炭,“用木炭画的?”

惊讶之下,薛云菲连忙站了起来,接过宣纸仔细瞧瞧,然后在看看桌子上丢着的那几截木炭,惊讶道:“你用这个画的?”

深圳桑拿得意地点点头,起身到床尾的架子上拿着微湿的白帕子擦手,笑着说道:“很久没有画了,都生疏了,还好没有太大的退步。”

刘菲菲好奇的拎起一截木炭,放在眼前仔细地看了又看,发现这只是普通拿来生火盆的木炭,没有什么更加特别的地方,惊讶地问道:“从未曾见过这种画,这种画叫?”

“素描!”深圳桑拿直白的说出这个词,她一点也不怕被拆穿,起源于西洋,现在还未曾流传过来,没有人会知道是件很正常的事。

深圳桑拿从刘菲菲惊讶的表情上明确的知道这东西的吸引力,看来香闺楼那对姐妹花的弱点她是找到了。

所谓好奇心害死猫,她就不信那对姐妹不好奇这种画法,挖墙角的工具看来是准备得八九不离十了。

刘菲菲疑惑地嘀咕了一声,仔细地研究起手上的画来。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深圳桑拿网.  

GMT+8, 2017-6-23 11:37 , Processed in 0.016608 second(s), 2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