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桑拿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515|回复: 0

【第二十六章】 方姨娘点头哈腰,不停道是,心头便是有再大的不甘恼火,也只能受着

[复制链接]

499

主题

499

帖子

1679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1679
发表于 2017-4-11 19:40:0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方姨娘话说完,屋子里就多了个五十多岁的男子,身上背着个药箱,是相府的府医—何明。

这个人,揼骨自是无比熟悉,上辈子,因为他的药,她断断续续在床上可是差不多躺了将近一年,也因此被外面的人传成‘病小姐’,那些世家大族娶媳妇是为了传宗接代,自然不会愿意要她这样一个病怏怏的女人,更不要说天子皇家了。

她年过十四,依旧无人问津,而那时候,方姨娘已经被扶正了,苏妙雪也成了相府正正经经的嫡出小姐,没有她昨日那一闹,方姨娘和苏妙雪又掩饰的好,外面的人根本就不知道苏妙雪只是寄养在相府的‘孤女’,只当她是相府的嫡女,方姨娘经常带着苏妙雪出席各种宴会展露风头,她一及笄,求亲的人几乎踏破了相府的门槛。

这样的对比和落差,让她只想尽快逃离相府这样的囚牢,再加上秋禾秋叶几个深得她信任的丫鬟在旁嚼舌根,颜司明就用了一点小手段,让她就算违背外祖父外祖母的意思,却还是义无返顾的嫁给了他,并且对他死心塌地的。

只是,方姨娘他们谁也没有想到,颜司明会是那个笑到最后的人。

“小姐受了惊吓,气虚浮躁,待我开几味药,让下人煎两个时辰,每日早晚各服用一次。”

揼骨没有说话,倒是流朱,巴巴的跟着何明捉药去了。

“之前来的都退到两边,你们,给我跪下。”

揼骨扫了眼门外被秋水叫来的那些下人,淡淡的吩咐了一声,就回过身,端起秋波刚泡好放在桌上的雪菊花茶,喝了一口,她相信,之前那些下人是肯定不敢违抗她的意思了,至于后来的那些人,若是他们平日里为人不是太坏的话,应该会有好人给他们一个善意的提醒。

方姨娘也尝了一口,入口甘甜,唇齿间都有一股淡淡的清凉,她心中嫉恨的紧,她虽然掌管了相府中馈,但是这样的好东西,相爷都没有,她就更不要说了,整个相府,也就只有揼骨这里有这样的好东西。

“小姐,这雪菊花茶不愧是贡品,姨娘只有到你这里才能喝到这样的好茶呢,你现在气虚上火,这样的寒凉之物,对你的身体不好,这样的好东西你若自己放着,难免会忍不住,不若交给姨娘替你保管。”

若是相府来了尊贵的客人,她能拿出贡茶招待多有面子,三个月后成为相府夫人,更是水到渠成。

揼骨端着手中的杯盏,轻轻的晃了晃,这茶杯是用上等的瓷烧出来的,通体雪白,上面绘着在枝桠盛开的红梅,衬得揼骨的手,如白玉一般晶莹剔透,十分的好看。

揼骨眼睫微抬,扫了方姨娘一眼,方姨娘脸上带着笑容,一副理所当然的模样,看不出丝毫的尴尬,揼骨盯着方姨娘,抿唇讥讽的笑了笑,“方姨娘,你今天的粉抹得厚了。”

她知道,方姨娘的脸皮厚,却没想到竟是这样没脸没皮,不过想想也是,上辈子她将母亲的嫁妆占为己有,到最后都没还给她,她嫁给颜司明的嫁妆,还是定国公府那边准备的,而她母亲那些丰厚的嫁妆,则成了他们的铺路石。

方姨娘这话一出口,李嬷嬷的心咯噔跳了一下,就觉得不好要坏事了,方姨娘今天是来向小姐赔礼道歉冰释前嫌的,现在,小姐都没松口说原谅她呢,甚至在下人面前故意给她难堪,这时候,方姨娘要聪明,就该有什么好东西都往漓心小院搬,什么好听对苏心漓说什么,但她居然讨要东西了。

这样的事情,以前并不是没有,但那时候小姐和她们关系好啊,经常主动给她们一些东西,开口索要水到渠成,现在,两人正闹矛盾呢,李嬷嬷觉得自己都不好意思看苏心漓了。

她知道,方姨娘和苏妙雪爱贪苏心漓的小便宜,谁让人家的东西好呢?但这也得分时候情况啊。

方姨娘犹不觉得自己哪里做错了,看向苏心漓,揼骨却朝她天真的眨了眨眼睛,咯咯的笑出了声,“不然的话,脸皮怎么这么厚?”

“你!”

方姨娘用手侧拍了一下桌子,猛地站了起来,气的脸通红,程立雪在世的时候,她处处被压制,好不容易她死了,她过了几年的好日子,现在她女儿居然变本加厉的对自己指手画脚。

“我说错了吗?方姨娘,昨晚和早上的事情,我可都还记得清清楚楚呢,我这气都还消呢,你就舔着脸问我讨要东西了?怎么?相府的东西不够好你看不上啊?那我可要说与父亲听听,姨娘是没什么身份可在意的,但是也该为我和父亲着想,平白让这么多下人在这里看笑话,传出去了,别人还以为相府连茶水都喝不起呢。”

“我哪里是讨要,不过是担心你身体替你保管罢了!我也不想发生这样的事情,院子里那些吃里扒外的下人,不是按着你的意思发卖出去了吗?”方姨娘红着脸,毫不退让的为自己辩解,她心知,自己不该与苏心漓计较,但是想到这小贱人这样说自己,她就觉得火大。

“保管?”

揼骨猛地将手中的杯盏往桌上一摔,沉着脸说道,“我倒是不知这是哪来的规矩,姨娘也能替府里的小姐保管东西了,看来有空我得好好向父亲请教请教!”

揼骨的眸色倒是平静,她和方姨娘,一坐一站着,方姨娘气的是半死,揼骨则看着细白瓷杯的雪菊发呆,似一点也不将方姨娘放在心上,“人必自辱后人辱之,古人诚不欺我也。”

这分明就是说她自取其辱!

方姨娘闻言更气,想要发作,她身后站着的李嬷嬷突然用力的扯了扯她的衣袖,方姨娘猛地回过神,心里将揼骨骂了个千万遍,一边骂一边劝自己不要和她动气,这小蹄子,今后她有的是机会教训她,现在最重要的是巴结揼骨坐上相府夫人的位置。

“小姐恕罪,夫人这样做都是为了妙雪小姐。”

李嬷嬷跪在地上,小姐已经认定方姨娘是讨要了,解释再多只会让人觉得是狡辩,倒不如寻个理由,将这件不要脸的事情变的正当一些,不至于让方姨娘太过丢脸。

方姨娘闻言,叹了口气,重新在原来的位置坐下,有些无奈道,“妙雪她最近上火,吃什么都没用,我想着—”

方姨娘殷殷的看向揼骨,一副担忧的模样。

名义上,苏妙雪虽然只是相府的养女,但因为有方姨娘惯着,尤其是这几年,但凡是她想要的,就一定要得到,不然就会大发脾气,李嬷嬷也是知道她那脾气的,所以就算方姨娘之前已经碰了钉子,两人还是准备再接再厉。

方姨娘的变脸之快让人咋舌,揼骨勾唇,若非这三年她过惯了恭维的生活,这其中就包括她的恭敬,不然的话,她应该可以伪装的更好,不至于这样乱了分寸。

“那也要看看自己的身份,不过是个养女,父亲看她从小就无父无母的可怜才让她在相府住着,好吃好喝好住的供着,还真把自己当成相府的小姐了,这雪菊可是皇上亲赏给外祖父的!”

上辈子,她觉得方姨娘心慈,所以对一个养女尚且这样关心,简直就是狗屁!

“她毕竟和其他庶出小姐不同。”自己的女儿被这样数落,方姨娘的心情自然不可能好。

揼骨冷哼一声,见方姨娘赔笑的脸铁青,继续道,“当然不一样,虽然都是姓苏,但毕竟不是我们相府的小姐,她说想要我的花茶姨娘就来我这讨要,若是将来她看上哪个皇子姨娘也要像今天这样吗?一点规矩也不懂,既然父亲将妙雪姐姐交给姨娘管教,姨娘就该多管教管教,好好教教规矩,叫她认清身份,别老想着不属于自己的东西。”

方姨娘确实有那个意思,何止是王妃,她看上的可是更高的位置,但这想法,只能放在心里。

“自家丢人就算了,若是将来看上了贵人主子家的东西也毫无顾忌的开口讨要,岂不坑害了相府?”

方姨娘点头哈腰,不停道是,心头便是有再大的不甘恼火,也只能受着。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深圳桑拿网.  

GMT+8, 2017-6-23 11:38 , Processed in 0.018725 second(s), 2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